主页 > 实用而新鲜 >《走出黑暗》大毒枭重生记 >

《走出黑暗》大毒枭重生记

发布时间:2020-06-11   来源:实用而新鲜    

◎加百列

阿雄(假名)是一位实习神学生,去年来到教会的儿童主日学实习。卅岁的阿雄个子矮小,皮肤黝黑,脸上总是带着腼腆的笑容,说起话来却有严重的口吃。

来自于南台湾,台语对阿雄来讲,才是「正港」的母语。因此,当阿雄在儿童主日学讲圣经故事时,总无法掩饰他浓厚的台湾国语。

讲故事时,阿雄会自然切换成台语模式来讲圣经故事。然而,对参加国语堂聚会的孩子们,听不懂阿雄用台语诠释的圣经故事;孩子们总会举手,要求阿雄老师「恢复」以国语来讲圣经故事。对于孩子们的要求,阿雄总是以耐心回应;抹抹额头的汗,结结巴巴地用台湾国语佐以台语文法,尝试讲完圣经故事。讲完后,他早已汗流满面,彷彿跑完一场马拉松。

跳八家将寻求自我肯定
终于,同在儿主服事近一年后,我有机会聆听阿雄的生命故事。我也才知道,这位只有卅岁,但过去有十三年吸毒、贩毒经验,进出戒毒村数次的阿雄,为何每次讲国语圣经故事都像长跑,即使被孩子们挑三拣四地嫌他的腔调和语法,仍然这幺卖力、耐心地,努力用国语为每个听不懂台语的孩子们讲故事。

阿雄的母亲是家中唯一的基督徒,嫁给不务正业的先生后,母亲生了阿雄和两个弟弟。她早出晚归,含辛茹苦地在工厂劳力工作,就像许多台湾劳工家庭的母亲,指望的就是这三个儿子长大后,能够分担家计。

整个小学六年,每个主日早晨,阿雄和弟弟们会参加儿童主日学。然而,阿雄告诉我们这些儿主老师,幼年的他对儿童主日学真的毫无兴趣。他的自我认同、领导能力、自信心及同侪关係,竟是在加入村子里的庙会跳八家将时,才建立起来。

青春期的阿雄,渐渐地不再和妈妈上教会了。八家将的技能,甚至让他与兄弟们获得全国第三名的肯定。接二连三地参加比赛得名,阿雄和他的团队获得全国各地庙会的邀请。在校课业与人际关係本就不佳的阿雄,终于能抬头挺胸的走路。国中还未毕业,阿雄索性休学,接受各地庙会的邀约。

投入这一行的阿雄,当然不会回到教会。阿雄的决定让母亲伤透了心。然而,对这位持续为儿子祷告的母亲,还有比这更残酷的事实等着她。

歹路走到尽头 燃起戒毒念头
跳八家将虽然为阿雄带来了名与利,收入也不错。但是,在一次朋友的刺激下,阿雄开始接触毒品。阿雄不但自己吸毒,他也贩毒,他向母亲借了一万元,开始经营毒品生意,月收入甚至达数百万。不只如此,他还将毒品给了亲弟弟。

不只是自己吸毒、贩毒,大弟也加入阿雄的非法事业,这一切,家中的父母全被蒙在鼓里。直到有一年除夕,正当全家人吃着年夜饭,十几位警察冲进阿雄的家,在他的房间搜出数十斤的毒品海洛英,母亲才认清从小乖顺的儿子们,不只是不务正业而已,阿雄两兄弟可是南台湾有名的大毒枭。

至此,阿雄和他的大弟就像轮班一样,轮流进出监狱。关进监狱并没有让阿雄悔改,在监狱的两兄弟,仍勤于建立人脉与贩毒管道,甚至到最后,为了多角化经营非法勾当,贩毒、应召、收取高利贷、经营赌场、建立自己的黑帮势力,阿雄样样都来。

有一天夜里,警察到家中要抓贩毒的大弟,当天晚上,阿雄为了协助大弟顺利逃脱,在前门应付大批警察盘查。当阿雄为弟弟能逃过一劫而庆幸,隔天早上,阿雄才得知,前晚大弟欲从后阳台逃脱,却失足坠楼身亡。面对无法复生的弟弟,伤心绝望的父母亲,无法原谅大哥的小弟,阿雄终于在吸毒、贩毒多年后,做了一个决定:他决定试试看戒毒。

毒品名利不敌属神美好
即使不抱太大的希望,第一次踏进戒毒村时,阿雄感到非常震撼。戒毒村里的兄弟们满面笑容的迎接他。阿雄告诉我们,自从吸毒加入黑道后,他再也没有看过,也不相信这世上有这样单纯的笑容。在黑道从事贩毒勾当多年,即使是互称兄弟的一帮人,也总是算计着对方,知道对方不会心怀好意。

但是戒毒村兄弟们单纯的笑容,让阿雄好羡慕。阿雄做了一个儿童主日学老师教他的祷告,问上帝:「神啊,为什幺这群人能有这样单纯的笑容?」上帝回应了阿雄的祷告。进出戒毒村数次后,阿雄终于戒毒成功。

阿雄实习结束后,我们几乎没有机会再碰面。我偶尔会想,那群戒毒村的兄弟们,他们没有医治赶鬼的能力,没有先知讲道的恩赐,但是,与主连结的生命所发出的笑容,竟然吸引了一个曾跳八家将、贩毒、开赌场的黑道阿雄。

即使离开了戒毒村,瘾头偶尔仍会盘据心头,重生的阿雄如今知道要做对的选择。他结结巴巴地说:「身体……是……是圣灵……圣灵的殿……」阿雄用台湾国语的腔调告诉我们,喔,不,更精确地说,他是以台湾国语讚叹着神的大能与恩典。

我想像着,阿雄的讚叹如同当年曾被罪恶挟制的奥古斯丁,在经历神大能的赦免后,用流利的拉丁文说出「神不可抗拒的恩典」一样,是同样的铿锵有力。

我不知道,这样一个经营贩毒勾当、汲汲营营于巩固黑道势力的大毒枭,渴望的竟然不是一生处心积虑要赚得的金钱、势力,而是那一抹被接纳的笑容。然而,我知道,戒毒村兄弟们的接纳,让阿雄那天也感受到了一千六百年前奥古斯丁的讚叹。如今,让阿雄不可抗拒的,再也不是毒品、名利,而是上帝全然接纳、无可抗拒的恩典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